读懂互联网的屌丝经济学之微信 5.0 表情付费

            微信终于推出万众瞩目的5.0版,从iPhone版用户的反馈来看,无论是UI还是功能设计,都有不小的改动,其中有个让我很感兴趣的付费功能,这不算什么创新,因为line早就靠这个收费。真正令我有兴趣的是,腾讯在众多可能的收费选项里选择了一个他最有把握的模式——向屌丝收费。

    wechat5.0
            特别说明一下本文的屌丝没有任何贬义,而是用来定义一个与所谓精英相对立的一个群体。中国互联网的盈利模式终究是一个屌丝经济的模式。说完这句话或许会让包括我在内的从业者感到阵阵悲哀,但现实的确如此。中国特有的人口社会结构与无处不在的长尾理论,在中国互联网上展现的淋漓尽致,想在中国互联网发财,那就去底层淘金吧。

            三年前,申音曾经在一篇论述中国互联网“分裂”现状的文章中提到两个人:W和L。两个为不同“阶层”提供产品和服务的创业者,W聚焦于高富帅阶层,寄希望与将硅谷的新奇理念带给中国,并在屡败屡战的创业中实践这些想法,赢得媒体业界一致好评,却还是赚钱无力。而L则关注珠三角的农民工,想尽办法为这群人提供物美价廉的手机以及衍生服务,在不知不觉中,闷声发了大财。

            申音先生感叹:我们的精英也许和美国同步,草根却与越南同步。当多数人为从精英钱包里掏出几块钱而费尽心思是,却发现那些与自己方向相反的人,可以轻而易举的让月收入不足2000的农民们贡献十几块钱。

            谈互联网的商业模式时,首先要搞清楚互联网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其实互联网就是一种媒介,两端分别是企业和用户,也就是说,你要盈利,要么从企业那里挣钱,要么从用户手里拿钱。早期互联网的模式倡导对用户免费,寄希望与从企业那里挣到足够的钱,来维系网站生存,然而随着网站越来越多,企业已经不能满足网站的盈利需要,那么考虑对用户收费就成了迫切需要。那么中国的用户都是什么样子的呢?

            想知道中国互联网用户是什么样子的,不妨来看看中国社社会人口结构。官方学者的观点认为,中国目前社会结构是倒丁字形的。

            在这个结构里,最顶端和中间的阶层比例非常少,而大量的中下阶层成为整个中国社会的主流。这个结构让中国互联网用户群体有自己的特点:收入不高、接受新事物能力比较弱、对互联网的娱乐性有强大需求。

            中国早期的互联网公司遵循的是硅谷式的商业模式,即抓住所谓高端上档次的用户,走到是精英文化,上文提到的W的公司就是代表。他们敏锐的看到精英这个群体钱包里的现金,希望通过为这些人定制一个个高端内容,来让他们付费。然而事实的发展却出乎意料。这些钱包鼓鼓的精英们虽然也不是一毛不拔,但让他们掏钱却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于是乎,这些早期的互联网公司不得不面临一个尴尬的选择题:多向企业收费就意味着广告会越来越多,而精英用户们是讨厌广告的,如果贸然增加广告,用户很可能选择离开;但另一方面,如果向用户收费,这些高端精英用户同样会不乐意,尤其在中国同质化的网站竞争中,用户几乎没有所谓的忠诚度,精英用户其实更甚,他们用脚投票的频率更高。这个残酷的现实让绝大多数早期的互联网公司长期处在叫好不赚钱的困境里。

            腾讯或许是几个早期互联网公司里最早认识到中国社会这一特点的企业:早年的腾讯是不被精英们待见的,要知道当年坐办公室的小白领们一度以使用腾讯QQ为耻。腾讯一直在默默做着自己的“小本生意”:10元/月的QQ会员(各种特权)、几块钱一套QQ装备、利用手机QQ的增值服务(比如当年花几块钱就可以实现手机到PC,PC到手机的消息互通)。当同期的互联网公司,如新浪、网易还在向企业收费以维持网站运营的时候,腾讯已完成早期的用户收费启蒙教育。中国第一批互联网付费用户几乎都把钱给了腾讯。

            腾讯的用户从来不是高富帅。他们可能是珠三角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的农民工,每月少抽一包烟、少喝一瓶啤酒,为自己买一个会员。他们也可能是城市里的中学生,每月剩下点零花钱,给自己的QQ充值。这看似不起眼2元、10元的贡献,却将腾讯推上中国互联网市值第一的地位。

            腾讯在微信平台收费机制一直保持特别谨慎的态度。前半年各种媒体、自媒体都在猜想微信可能的收费渠道,可几乎没有谁让腾讯去模仿line,简单粗暴的将表情卖钱,这根本就是个不起眼或者说不上档次的小生意。但正如上文所言,腾讯能够做到今天的地位,就是依靠对用户收取几块钱的小生意模式。

            相比较与QQ,微信的用户群体分布更广泛,也不乏从来不用QQ或不会用QQ的精英人士,但腾讯目前显然还没有找到或者本不想去赚他们的钱,腾讯还在复制当年在QQ领域的模式,向那些屌丝群体们收费,一套表情6块钱,只相当于半个汉堡、一瓶饮料,但当这个群体足够大时,这部分的收入相当可观。

            另一个案例是小米:小米诞生之前,人们一度以为iPhone在中国成了街机,可事实上,很多人是花了几个月的工资才能买一部iPhone,还有更大一群人成为沉默的大多数。小米准确的定位了这一群体,让性能、品牌、价格实现完美统一,一举拿下了这个群体。当小米论坛用户超过700万时,你或许为这个庞大群体的数量感到惊讶,但小米的野心还更大,新推出的红米手机进一步向下,那些不舍得买小米的群体显然比舍不得买iPhone的人要多得多,小米便开继续用低价加性能加品牌去攻占这个原属于山寨机的市场。

            互联网往往就是社会的缩影,美国特有的社会结构决定了美国式互联网公司的发展方向,中国亦然。从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到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互联网公司认识到中国社会结构的特点,他们植根于底层,闷声发财,在商言商。腾讯之后,或许还会更有市值更高,国际影响力更大的互联网公司。但比起硅谷的互联网公司,却也少了一些东西。



    转载请注明:Reforn Lu° Blog » 读懂互联网的屌丝经济学之微信 5.0 表情付费

    标签:, , , ,

    分类:磁盘(Z:)


喜欢 1

已经有2 人抢在你前面了~